• 比较快专注合肥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办理、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办理、游戏备案、直播许可证等各类证件代办,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.

我的位置:

《澳洲新运8怎么买》_市场赋能,合作无问西东

作者:「比较快」

发表于:Aug 23, 2019

浏览:

  本报记者沈晶晶、裘一佼、梁国瑞、陈佳莹、张留

  在浙江,找到一件来自西部的产品,毫不费力。苗族土布、通江银耳、剑阁豆腐、小金松茸、兴仁薏米……随着东西部扶贫协作通道拓宽,曾经走不出大山的农产品,涌入了广阔的消费市场。

  在西部,发现一家出身浙江的企业,也轻而易举。娃哈哈在广元经开区投建的二期项目已经完工,慈溪·安龙万洋众创城项目即将引导一批宁波企业入驻黔西南,丽水山耕与赶街公司加紧在四川山区布局县、乡、村三级电商体系……当地产业发展有了源源不断的动力。

  表面上看,是产品从西部向东部转移、企业从东部到西部投资的“迁徙”。深层次的,是2018年以来,浙江在扶贫协作中推动产品、信息、资金、技术等资源要素合理配置的行动,更多地发挥市场作用,向市场要活力。

  西部与东部,看似波澜不惊的表层下,关键的跨越和变革正在发生。

  重新认识商品

  走出“好东西出不了山”的困局

  盛夏时节,驱车前往贵州黔西南兴义市七舍镇侠家米村,起伏连绵的山、弯弯曲曲的路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是那随处可见的宣传标语——“小小折耳根,大大致富路”。

  折耳根,便是鱼腥草,在兴义已经有了几十年的种植历史。近年来,为带动贫困户脱贫增收,当地将此作为特色农业大力推广,侠家米村就发展种植了1000余亩,年产量超过200万公斤。然而,长势越是旺盛,侠家米村村支书杨正才却越是焦急:“折耳根口味重,外地人吃不习惯,要经过深加工处理才能打开销路。”

  但要深加工,这里缺技术、缺设备、缺资金。被贫困户寄予厚望的扶贫产业,到底如何走出大山,成为致富产业?

  要使农货走得出去,就得让小农户对接上大市场。四川巴中市通江县,在2016年争取到了“全国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县”试点名额,带动农户脱贫增收。然而,单个电商缺乏对接贫困户生产和市场需求信息的平台,加上县里不通高速、山路崎岖,农产品交易、流通成本居高不下。

  “有订单的时候没有货,有货的时候又卖不动。”当地第一批电商经营者杨艳说,一旦贫困户的积极性受到影响,对于电商而言,推动难度变得更大,全县49个电商服务站没有预料中的那样红火。

  “你不去闯市场,市场就会绕开你。”在遭遇了一个个丰产却不丰收的冬季后,广元青川县孔溪乡翊瑞农产品公司负责人唐述刚面对记者,发出如此感慨。

  这是他从事黑木耳生产、加工的第26个年头。尽管早在2004年青川黑木耳就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,但打开销路依旧不容易。“缺乏创新思维和运营能力,特色优质产品很难推广出去。”唐述刚说,前些年,他的基地年销售额1000万元左右,除了帮扶20余户贫困户就业外,很难带动村集体、农户增收。

  巴中市巴州区,对着满山遍野的茶园,寺岭镇副镇长李波面带惋惜。巴中的茶,产量很大,绵延近20万亩;品质很好,碧绿莹黄、味甘悠扬;效益却不高,一年四季只采春茶,既不炒制加工,也缺少延伸产品,亩产仅有千余元。“更怕的是,局限于传统生产方式,一旦老品种无法适应新需求,市场就会转而青睐别的。”李波说。

  特色产品走不出大山,小农户对接不了大市场,特色产业做不大,主导产业做不强……一路行来,在贫困地区尤其是连片和深度贫困地区,这些是共性问题。对照以东部之长补西部之短、以东部先发优势促西部后发效应的扶贫协作要求,前来挂职的浙江干部,看到了一个着力点,也是支点——市场。

  重新认识市场

  打开线上线下、三产融合的无限可能

  还是在侠家米村,去年,余姚牟山镇与七舍镇结对,投资25万元,帮助侠家米村在山间建造了食品加工厂,开发出油炸折耳根。

  

  “1月以来,一共卖出2万多包,每包100克。”杨正才说,走出了打开市场的第一步后,接下来他们正计划开发多种口味产品,提升深加工能力,让折耳根远销全国。

  七舍折耳根走出第一步时,四川广元的青川黑木耳已走得更远。“随着生活品质、消费需求提升,来自大山的无污染产品,将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。”湖州吴兴区挂职干部、青川县副县长张文斌早已深谙供需变化之间的无限可能。

  一份装着黑木耳、香菇,印着贫困户视频二维码的扶贫礼包,随着运输车辆,从孔溪乡经县城,驶向东部。据统计,去年一年,吴兴区“以购代捐”就达240万元。浙江各地扶贫产品示范点、直营店销售额累计突破1亿元。